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300|回复: 0

第25章:生辰(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5-26 14: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 二 十 五 章 生 辰(中)
  绕过几丛花草,拐过路口,两个人便又回到了那一处山壁之前。苏小怜目光向上望去,从光滑的石壁再看到上方茂密青翠的森林,又看了看周围景物,一时有些不明所以,带着几分诧异,向王宗景问道:“宗景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王宗景半眯着眼睛向石壁上头看了看,随后转过头来,却是嘴角带了一丝笑意,道:
  “小怜,你信不信我?”
  苏小怜登时就是一怔,那一刻不知为何,心中都是一片茫然,自从娘亲过世之后,她又曾经相信过谁?这日日夜夜身受的苦楚,仿佛永无止境的噩梦,又有谁能倾诉,还有谁能相信呢......
  只是这一刻,面前的这个男子,就那样看着她,微笑着问:
  你信不信我?
  你信不信我......
  这一字一字,仿佛过往黑暗中突然燃起的火焰,将她灼痛疼得一个激灵,直烧入心底最深处,让她在痛苦中却猛然一震,带了一番狂乱一番悲苦乃至于一番绝望,从深心里冲了上来,在容色之间,悄悄握紧了手心,却是微笑了脱口而出,大声道:
  “我信啊!”
  王宗景点了点头,却是转过身子半蹲下来,露出自己的后背给她,然后道:“你上来,我背你。”
  苏小怜脸色微红,但随即深深看了一眼那宽阔的背影,咬了咬牙,走上去趴在了王宗景的背上,伸出双手,抱紧了他的脖颈。王宗景“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略低了低头,伸手捞住苏小怜的腿向上捧了捧,随口笑着说:
  “你太轻了,以后要多吃点东西。”
  苏小怜脸色绯红,把头藏了起来。
  王宗景把身子转向石壁,淡淡地道:“你若是信我,就只管紧紧抓着我的身子,不要掉下去,然后一直睁开眼睛,知道了吗?”
  苏小怜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但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迟疑了片刻,才小声地答应了一句:“好。”
  “抓紧了!”
  王宗景并没有留出太多的时间给苏小怜去胡思乱想,几乎是在她答应的下一刻,他便是吐气开声,身子半蹲,伏在他背上的苏小怜几乎是在同时,感觉到了那衣衫下的躯体中,一块块强健的肌肉如野兽一般次第鼓起,带着迥异于俗世凡人的不羁野性,片刻之后,“嗖”的一声冲了出去。
  那风陡然变大,迎面吹来,苏小怜下意识地抱紧了王宗景的身子,心跳猛然加快,只见前头巨大的山壁就像迎面扑来的怪兽,转眼变大遮蔽了自己所有的视野。她差一点就要张口喊叫,然后下一刻便觉得自己的身子忽地一轻,竟是飞了起来。
  王宗景带着她,冲向石壁,一如之前那般,以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冲向石壁上那棵最低的矮松。背上有了负重,多少还是有些影响,让王宗景看起来并非之前那般游刃有余,但是他仍然够到了松树的枝干,手掌瞬间抓住粗壮的树枝,王宗景口中低喝一声,同时伸脚踩向石壁,借力再度腾空跃起。
  坚硬的石壁在眼前一扫而过,苏小怜张开口刚要呼喊又被堵了回去,看着周围景物一步步向上攀升,自己却离地面越来越高,越来越是危险,她的心头狂跳,似乎下一刻就要松开手臂从王宗景的背上丢了下去摔死在地面上。
  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抖,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下去,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害怕极了根本没法哪怕是睁开眼睛,可是,在那一次次的腾跃中,在那如猿猴般强大的脱离地面冲上石壁的攀爬中,直到站在了石壁之上,苏小怜才发现,自己依然紧紧地抱着王宗景,没有松手,也没有掉落下去,甚至于,她连眼睛都没有闭上过,就这样一直、一直在恐惧中张大了眼睛,看着这周围发生的一切。
  然后,她站在了高处。
  石壁下方的花园,此刻看起来显得渺小多了,苏小怜还伏在王宗景宽阔的背上,禁不住地微微喘息着,到了这个时候,她甚至觉得有些佩服自己了,忍不住带了几分微喘,低笑道:“好、好厉害,这就是你说的吗?这么高,亏你上得来。”
  王宗景放下她,依然背着苏小怜站在这座古老森林的边缘,在他们的旁边,便是无穷无尽的古木巨树,一棵棵笔直高耸,茂密职业缭绕,古藤粗绿,垂挂于林间,带着一股自然的气息。
  “抓紧了吗?”
  他微笑着,似乎心中也有一股喜悦,半转过头,对苏小怜问道。
  苏小怜手上紧了紧,笑道:“抓紧了呀,不过你还想怎......啊!”
  话音未落,她便是身子一震,差点掉落下去,背负着她的那个男子,竟然再一次地冲了出去,如回归森林的野兽,尽情狂奔而去。苏小怜心头惊骇,能做的只有紧紧抱住王宗景的脖颈,同时把头凑到王宗景的耳边,迎着越来越大的风,大声地喊道:
  “你要去哪儿?”
  王宗景哈哈大笑,笑声中带了几分狂野的肆无忌惮,几乎是在同时,他已带着苏小怜跑到森林中的一颗巨树边上,然后一个猛跃,身子再度腾空,如一只猿猴般跳到树上,四肢如爪,再一次飞快地向上爬去。
  这绝对是苏小怜从未经历过的事,哪怕是她做梦也不曾梦到的,周围这片森林仿佛一下子变得无比巨大,而她就像是一只蝼蚁般,藏在别人的身后,不停地向上爬去。无数的枝叶哗哗作响,在身边掠过,扫过她的衣裳身体,笔直的树干在她往日的眼中是那样高不可攀,此刻却硬生生变成了登天的阶梯。
  她很害怕,比刚才登上石壁的时候还要害怕,但是不知为何,她还是选择了抓紧王宗景的身子,睁大了眼睛,虽然心跳得那么快像是要跳出胸口,虽然手脚似乎都在战抖,但是她就是不愿合上眼睛。
  初升的日光从头上茂密的枝叶缝隙间洒落下来,如欢快的光点在巨大的树干上跳动着舞蹈,掠过他们的身影。王宗景带着苏小怜越爬越高,越爬越高,一直爬到了巨树的最高处,然后指着远方,大声说:
  “你看!”
  苏小怜睁大了眼睛,抱紧了王宗景,放眼望去,在那俯视整座森林与远处无尽群山的高处,大风吹过,苍莽树海,树涛滚滚,轰隆之声,如群山低啸,又似森林古老的呼吸回荡在耳边,如天地融为一体,如苍穹恢弘高歌。
  茫茫无尽,天地无极,苏小怜只觉得在这阔大恢弘的景色间,自己的心胸陡然一阔,再无那等抑郁压抑的痛苦,忍不住一股从深心处涌起的感动,笑了出来,然后大声地对着群山森林,在王宗景的耳边,喊道:
  “好美!”
  王宗景回过头来,额角轻轻碰到了苏小怜的脸庞,柔软的肌肤有淡淡的温柔传了过来,苏小怜似乎也怔了一下,嘴角残留了一丝笑意,看向了他。
  王宗景抿着嘴,对着苏小怜点了点头,然后用苏小怜已经熟悉的那种笑容,笑着慢慢地说:
  “才,开,始,哦......”
  苏小怜瞪大了眼睛,盯着王宗景,心里头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但是不知为何,明明心头是害怕的感觉,她却还是忍不住地笑着,大声地笑着,带了一丝颤音,摇头大声说:
  “你,你要做什么呀,啊,怎么向后倒、倒了,哎呀,不好不好啦......”
  那清脆如风铃般的笑声中,那带着几分惊意又有几分忍俊不住的目光笑容,那不经意间在风中绽放的妩媚,如这夏日森林里悄然绽放的最美丽的花朵,挥洒着人世间最动人的美丽。
  王宗景笑着看着她,松开了扶住树干的手臂,然后身子慢慢的、慢慢的向后倒去,苏小怜紧紧地抱住他的身子,惊叫着却是忍耐不住脸上的笑意,哪怕心头颤栗也无法控制自己般的快乐,大声地喊叫着,却始终不肯闭上眼睛。
  然后,在惊呼声中,在陡然猛烈的风中,他们掉了下去。
  “啊!......”
  苏小怜无法自控地叫出声来,用全身的力气抱紧了王宗景的身子,在那一刻,她心头忽然所有的畏惧尽去,纵然狂风如刀吹着脸庞,纵然犹如绝望石子般从树间坠落,她只是笑着,笑着,只是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子。
  “哗!”一声撕扯巨响,从高大树冠上落下的王宗景在下落的过程中,在看似绝望的那一刻,忽地伸手抓去,却是正好抓住了巨树旁垂下的一根粗过手臂的古藤,原本松弛垂挂在大树间的古藤瞬间绷紧,然后带着那两个人,就如飞翔在空中的鸟儿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向远处飞跃而去。
  从一个绝望的角落陡然飞起,紧抱着王宗景的苏小怜,经历了生平从未有的刺激,在仿佛永无止境的天旋地转中,她一直惊叫着,但脸上的笑意从来不曾褪去,就这样紧紧抱着,跟随着这个奇怪的男子,仿佛变成了这座古老森林的一部分,看着他不可思议、犹如猿猴一般,双手互换地抓着这巨树森林中的古藤粗枝,迅捷无比地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再飞跃到另一棵树,无数的森林古木仿佛都匍匐在他们的脚下,整座森林变成了他们的乐园,到处都是奇怪的叫声,惊起的鸟群骚动的动物,尽数为之瞩目,那仿佛是飞翔的人类。
  仿佛,这光阴永无止尽。
  仿佛,这欢乐无穷无尽。
  仿佛,这一生,就这般融入了群山森林......
你可以通过手机识别二维码访问本帖
[HUX]帖子二维码插件 - www.happyux.com
   使用二维码访问[教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谷友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手机版|Archiver|飘香谷笑傲江湖OL主题公会 ( 苏ICP备12028287号-2  

GMT+8, 2018-1-24 03:27 , Processed in 1.24800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