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771|回复: 17

太监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24 23: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许慕白睁开眼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使他条件反射地使劲眨着双眼,接着两边的太阳穴不断的跳动和鼓胀。昨晚的事情只能依稀记得大概,记忆就像破碎的拼图怎么和整合不来起来。
    许慕白转过头,看见千鹤正趴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鼻翼轻轻翕动还不时的呷呷嘴巴,一双原本清澈的双目此刻却是紧闭着,随着千鹤的呼吸声,眼睑上的界面的睫毛也是轻轻挑动着。看着千鹤的眼睛许慕白不禁回想起昨天晚上那血红色的瞳仁惊鸿一瞥,虽是极短的一瞬但还是没来由的起一阵鸡皮疙瘩。
    许慕白揉了揉两边不住鼓胀和跳动的太阳穴,也许是幻觉吧。他这样想着,就挣扎的怕起来,却不小心惊动了正在酣睡的千鹤。
    “你醒了?”许慕白看着旁边的千鹤说道。
    “嗯唔~”千鹤发出一声鼻音,睁开朦胧的双眼,茫然着看着许慕白,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嘴角边还留着口水,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黑不溜秋的?”许慕白环顾四周,只见周围的窗户都紧闭着,还蒙上一层厚厚的窗帘,即便阳光照射进来也是朦胧一片反而更衬屋子里的黑暗。许慕白说着起身下床走到窗台边就要掀开窗帘。
    “别......”站在身后的千鹤突然轻叫道。
    “怎么了?”许慕白回头不解的看着千鹤。
    千鹤轻轻别过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般,“哥,我肚子饿了。”说着千鹤红着脸直视着许慕白。
    许慕白哦了一下,正要准备早点,突然想起什么,“哥?你叫我哥?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妹妹了?”许慕白看着千鹤脸上写满了惊疑。
    千鹤也是一怔,怎么不管用?她心里想着,走到许慕白的面前,抬起一张小脸盯着许慕白的眼睛说道:“难道你忘记我这个妹妹了么?”
    许慕白感到一阵魅惑,嘴里喃喃叨念着。
    “妹妹?我有个妹妹?”
    “哥,我肚子饿了。”
    “哦,那我去准备早餐。”被迷惑的许慕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收了个来历不明的妹妹。
    看着许慕白的背影,千鹤长吁一气,仿佛脱虚了一般倏的一下躺在椅子上。
    好险啊!看来以后要多多注意了。
    千鹤心里思忖着,自己走投无路,好不容易有了个能收容自己的地方可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虽然前途未扑,但也总好过街头露宿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看来长置久安才是硬道理,为了不让对方引起怀疑看来自己的确要多加努力练习洗脑的功夫了。
    许慕白浑浑噩噩来到客厅,打开空荡荡的冰箱,愣了半会儿,只好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昨天买回来的几桶方便面走近厨房,拧开灶头,蓝色的电流也只不过在圆形的火盖上闪了几下却并没有释放出火焰。
    “妈的!”
    许慕白试了几下悻悻地把灶扭使劲一关,摸摸口袋又摸摸咕咕叫的肚子,摇摇头只好出门买早饭去了。
    许慕白所在的住处是一栋启建与五十年代的典型的苏联式风格的建筑,上中下共三层,左右两边中轴对称,主楼高耸,回廊依次伸展。主楼尖尖的顶子在阳光下照出呈锥形的影子。原本左右两边的凸刻的标语此刻被铲平了,刷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墙漆,但即便如此也能依稀的看见当年具有时代特色的标语。和现代具有靓丽活泼的建筑比起来,这种冷峻单调的苏联风格的建筑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和其他所有的住户一样,许慕白并没有稳定的收入。之所以住在这栋老旧的公寓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价格便宜。虽然老旧了些,但好歹这栋公寓的主人还是有心之人,不但把公寓里里外外的修葺一翻,不仅更新了自然水管道,还添加了天然气等民用的基础设施。但即便如此,现在的许慕白经济上可以说是捉襟见肘。不但天然气停了,搞不好这个月的房租也缴不上去。但许慕白可并不关心这些,自从他的女朋友当面跟着她“干爹”跑了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心里极度受到冲击的许慕白一怒之下烧光了任何有关他女朋友的物品。对于这样的女人,有句话倒是说的好,情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流泪。更何况对方开的不是宝马车而是保时捷。     
    许慕白径直来到公寓对面的早摊点前,与其他地方所有的摊点一样,四跟细细的竹竿插里在街边花园的泥地上,一张红白蓝相间的塑料篷布的四个角分别固定在竹竿的顶上;改装过的人力三轮车上有一个蓝色铁皮做的箱子,有烧着木炭的炉子,红红的炭火上面架着一块圆形的铁饼,旁边有葱花和各式的调料,面糊摊在烧的发热的铁饼上,用木片均匀摊开,敲碎一个鸡蛋,空气中顿时传来了一阵面粉和鸡蛋混合着的香气。这是一块卖煎饼果子的地方。
    摊点的主人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妇女,女主人有着一张中国典型的个体户的形象。一米六左右的个子,微微发胖,脸型圆润有着健康的面色。其耳的短发,圆桶般的腰围上系着一条油腻腻的围裙。除了卖煎饼果子,女主人还顺带卖着一些参杂着豆浆粉所谓的豆浆。在三轮车的旁边还支着几张便携式的桌子和几张塑料板凳。
    “李嫂,给我来两份煎饼果子,两份豆浆。”
    早上的吃早点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老板娘却忙不过来。远远的听见一声招呼,老板娘抬起头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哈,原来是小许啊,先找个地方坐下,等下就好。”说完李嫂继续忙活着手头上的工作。
    许慕白找了一块空位子坐下,低头沉思着,他还是有所怀疑,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有个妹妹了?正想着,突然大腿上一阵滚烫,热滚滚的液体沾湿了他的裤子,许慕白不禁“啊”的一声站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5 20: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千鹤
    南方的初秋时节天气总是灰蒙蒙的,经常下着濛濛细雨,细细的水珠打在脸上,衣服上那种湿漉漉而冷冷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压抑。
    此刻的许慕白撑着伞,慢慢的走在街道上,正无聊的转着伞柄,随着雨伞的转动,伞面上的雨滴呈螺旋壮四散开来。
    二十六岁的许慕白个子匀称,皮肤姣好且面目清秀。就对相貌而言许慕白应该会得到异性的青眼才对,可是命运却总是不大不小的给他开了个玩笑,虽有好的相貌可是冥冥之中却得不到女性的亲睬。事实上许慕白以前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论相貌也是绝对对得起许慕白本人,都说是郎才配女貌,好马配好鞍。可惜的是虽有好马,但终究敌不过虚荣心很强的女人,于是就发生了很狗血的一幕,在某一天清晨,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敞蓬跑车从许慕白的门前停下,后面的不用想肯定也知道,下车的是一个穿着休闲衫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的高帅富......哦,不不,并不是所有开跑车的家伙都是高帅富,呃,对于这个家伙富是富了,那个时候的许慕白还清晰的记得对方是一个身材矮胖,脑门秃顶的半老头子。
    在许慕白打开门的一刹那,一幕很和谐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囡囡,我的干女儿,我来了~~~”那个老家伙说完就闭着眼睛,噘着厚厚的嘴唇,张开双臂,活脱脱的像动物园里的肯尼亚狒狒。
    “诶呀!干爹~~~”这个时候许慕白的女友赶忙从里屋跑出来,脚上穿着厚厚的人字拖,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衣裙,脸上还贴着面膜不顾许慕白的在场,一下子扑到老家伙的怀里,还娇声娇气的握着粉拳,打在那个老家伙的身上,“你总算来了,可想死囡囡了呶~~~~”
    之后就像演琼瑶剧一样,他们相互相拥在一起,彻底被酱油了的许慕白看在眼里,脑子轰的一下,眼前的世界静止了,为一的是前面的那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正欢快的转个圈,如慢镜头一般呈现在许慕白的眼前......
    那一天许慕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总之,事情就是那么的奇葩。有时候生活真的很奇妙,奇妙的有时候连自己也不知所措,该来的总会来,许慕白很荣幸的见证了这一神奇的时刻。后来许慕白就彻底的颓废了,原本温润如玉的脸上出现了刀刻一般的痕迹,双目无神,颧骨吐槽,光溜溜的下巴上也长满了硬硬地络腮胡子,终日酗酒,原本是社会主义好青年的许慕白演变成了一个终日无所事事的颓废大叔。 末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6 00: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我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6 01: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多省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6 22: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原本开朗的许慕白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沉默寡言,喜怒哀乐也不行于色。
    现在是初秋的傍晚,小镇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细细地秋雨,西边地天际布满了灰蒙蒙的暮色。许慕白刚从超市里出来,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袋子,抽着烟,正要赶回自己所在的公寓。
    走到公寓的门口,许慕白从街边的一杆路灯前停下脚步, 路灯的周围堆满了生活垃圾,还没走近就能问道一股腐败的臭味,许慕白心里好奇等靠近了一看,在一堆垃圾中有一个小小地身材瘦弱的影子,正蹲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膝盖,在秋风中瑟瑟发抖。黑色的长发被雨水打湿了紧紧的粘在身上,雨水顺着长发滴落下来,在地上蜿蜒的留着浑浊的雨水。小小的影子穿着黑色的哥特式长裙,在昏黄路灯的照映下,好似一个破旧的洋娃娃。
    小女孩好像察觉到有人来了,身子稍微动了动,抬起眼睛,只看了对方一眼,就又低下头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停顿了几秒,许慕白便转身往公寓的方向走去,刚转过身子还没走几步,突然叹了口气,便又转过身子来到小女孩的面前,蹲下来,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包饼干递给眼前的这个小人儿。
    小姑娘抬起了一张黑乎乎的脸,眼睛里好像闪过一丝讶色,犹豫了一会儿就慢慢地伸出一双小手,接过了眼前的那一袋饼干。
    许慕白这才站起身子,末了,习惯性的伸出一双手掌,在小女孩的头顶上摸了几下,就返回自己所在的公寓去了。
    小女孩手握着饼干,转过头目送着许慕白走去的方向,慢慢地站起身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8 14: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
    刚才还是细濛濛的小雨顷刻间就成了瓢泼大雨,豆大雨水使劲的砸在窗玻璃上,噼啪乱响。门外也是呜呜咽咽的,好像是一个哀怨的女人在黑暗中歇斯底里的呐喊。
    “看来今晚上要刮台风了呢......”许慕白看着早已是乌黑混沌的窗外,突然想起刚才公寓门口的的那个小女孩儿,不然有点担心。“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呢?”只不过心里也只不过是想了想,随即摇头笑了,是啊,自己也是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怎么还有闲情和关心和自己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呢?
    外面的风雨是越发的大了,住在公寓里的许慕白隐隐地感觉到房间内有轻微的晃动,听着外面的风雨,许慕白心里忽的一动,为何不打开门去迎接猛烈的风云呢?于是许慕白走到门前,把手这么一拧一拉,狂风暴雨霎时之间迎面扑倒在许慕白的身上,许慕白许慕白不禁往后酿跄了一步,站稳了身子,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不禁一愣。
    “你是......?”
    站在许慕白面前的是刚才在公寓门口碰见的那个穿着黑色哥特群的小女孩儿,此刻正站在许慕白家的门前,沉默的低着头,一动也不动,任由雨水打在她的身上。
    许慕白突然反应过来,拉着小女孩的手,把她拽进到屋中,猛的关上房门。
      “来,叔叔给你吃香蕉。”
      许慕白说着就一脸坏笑的解开裤子,朝小女孩走过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8 14: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女孩带依旧沉默着的站在门边,没有逃离,只是痴痴的看着客厅前闪烁的电视屏幕,略显些不安。
许慕白顺着女孩的目光移过去,同样沉默了,他点上一支烟,低下眉头缓缓道:“诶、刘翔哥哥...他又摔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16 00: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发的不算 ,这章开始是重点,。

***********************************************************************************************************


    刚才还是细濛濛的小雨顷刻间就成了瓢泼大雨,豆大雨水使劲的砸在窗玻璃上,噼啪乱响。门外也是呜呜咽咽的,好像是一个哀怨的女人在黑暗中歇斯底里的呐喊。
    “看来今晚上要刮台风了呢......”许慕白看着早已是乌黑混沌的窗外,突然想起刚才公寓门口的的那个小女孩儿,不然有点担心。“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呢?”只不过心里也只不过是想了想,随即摇头笑了,是啊,自己也是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怎么还有闲情和关心和自己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呢?
    外面的风雨是越发的大了,住在公寓里的许慕白隐隐地感觉到房间内有轻微的晃动,听着外面的风雨,许慕白心里忽的一动,为何不打开门去迎接猛烈的风云呢?于是许慕白走到门前,把手这么一拧一拉,狂风暴雨霎时之间迎面扑倒在许慕白的身上,许慕白许慕白不禁往后酿跄了一步,站稳了身子,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不禁一愣。
    “你是......?”
    站在许慕白面前的是刚才在公寓门口碰见的那个穿着黑色哥特群的小女孩儿,此刻正站在许慕白家的门前,沉默的低着头,一动也不动,任由雨水打在她的身上。
    “外面风大,还呆着干什么。”
    许慕白突然反应过来,拉着小女孩的手,把她拉到屋中,关上房门。
    小女孩依旧沉默的站在门边,痴痴的看着客厅前闪烁的电视机屏幕。
    “呃,”许慕白想了下,拉着小女孩自己也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上下打量着小女孩儿。可能是由于在垃圾堆里蹲久了的缘故,空气中传来一阵令人作呕的气息,原本拖得油光照人的木质地板此刻也被浑浊的的溺水沾湿了,在地板上留下一行小小的黑脚印。   
    许慕白皱着眉在小女孩面前坐下了,对方这才抬起一张黑黝黝的脸,定定的看着许慕白。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只是一双眼眸却是亮亮地,灵动的就像是夜幕中的星星。
    “......”
    许慕白张口想说什么,但是随即想了想于是就又站起身子,打开衣柜,找出自己的T恤,走到小女孩的面前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孩子,不过在这之前你最好还是先一下,你身上真的是太臭了。”说着就把自己的T恤交予到小女孩的面前,屏着呼吸说道。
    小女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戾色,之后便又恢复了原来沉默寡言的表情。乖乖地接过许慕白递过来的衣衫。在许慕白的指引下,小女孩来到浴室,拧开热水,关上浴门,洗簌起来。
    听着浴室传来的流水声,许慕白仰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上微微晃动的吊灯,闭着眼睛不禁想起自己和前女友相处的日子。
    许慕白人帅,没钱。即便长的在怎么好看,说白了就是一介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屌丝男。而这对于现在社会中的女性而言所谓的屌丝男永远只是备用的车胎罢了。一旦从物质条件上能满族女人虚荣心极强的男性出现,哪怕是一个快要进棺材里的糟老头子,也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对方的怀抱,而恰恰许慕白的女友就是属于这类女人。
   “啊--混蛋!那该死的女人!”一想到前女友,许慕白不禁咬着牙恨恨的想到。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一旦做到这个份上也真是够窝囊的。也真实亏了许慕白的前女友,从此之后他便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不知什么时候浴室的门开了,许慕白回过头,不禁一怔。小女孩站在通往客厅的过道上,宽大的T恤正套着对方瘦小的身子,硕大的领口拉下了一边,露出小女孩窄窄的肩膀。原本黑黝黝的脸此刻露出了原本的真容。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印衬着紧抿的嘴唇,渐渐的下巴也不住的颤动着。一头黑色直发披落下来,遮住了小女孩那细细的腰身。
    一双黑亮的眸子里流露出一种些许的紧张和不安。光着的脚丫在地板上不住的搓揉着。远远的看上去更增加一种怜爱。
    也许被许慕白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小女孩别过头,一张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血色,她感到自己的双耳火辣辣地发烫。
    许慕白也觉得自己有点唐突,讪笑着用手指刮刮自己的鼻子。毕竟从年龄上相差悬殊,他可不想被对方烙印上“怪叔叔”的不良印象。
    “我想你现在应该很冷吧。”许慕白说着就站起身子,从碗柜里拿出一直玻璃杯,放了点红糖,之后又从碗柜里拿出一张案板和一把刀子,取了块生姜,去皮切片,最后用开水冲泡着。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隐隐的香气。
   小女孩看着许慕白有条不紊的身影,嘴角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喏,冲好了!”
   许慕白说着就把杯子放到小女孩对面的桌上,白色的水汽在空中弥漫着,混合着红糖和生姜的味道。这对于在外面冷了一宿的小女孩来说还是非常有不可抗拒力的。
   小女孩吸吸鼻子,像幼兽一样迈着轻小的步子慢慢走过来,低着头,桌边上停了一会儿然后才座到旁边的椅子上,双手轻轻捧起茶杯,闻了闻,慢慢吸啜着,一股甜甜的、辣辣的热流顺着喉咙流到胃里,浑身的寒气消散了,小女孩顿时精神一怔,也不顾烫,大口大口的喝起来,也许是喝的急了,突然咳嗽起来,苍白的小脸儿涨红了,眯着眼睛流下了一抹清清的泪水。紧接着又闻到一股香甜的气息,睁开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眼前的桌子上多了一块巧克力色的奶油蛋糕,当下想也不想,一手抓着蛋糕,一手拿着热茶,大口的吃喝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稳重矜持的气质。
   许慕白坐在一旁看着小女孩儿,不禁莞尔。等她吃喝好了一半儿,突然回过神儿来,睁着圆溜溜的双眼,鼓着腮帮子,嘴角上还留着巧克力色的奶油,像极了饕餮之后的小猫咪。
   “咕.....”小女孩鼓着腮帮子抬头看见许慕白正笑看着自己,一时间咽又咽不得,别提有多尴尬了。倒是许慕白善解人意的笑了笑,“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先自我介绍下我叫许慕白,你呢?”
   “千鹤......”眼前名叫千鹤的小女孩咽下了嘴里的蛋糕,声音中带着一种独特的沙哑小声说道。
   “千鹤。”许慕白小声叨念着,称赞道,“很不错的名字,很好听啊。”
   “哦......”千鹤显得有点懵懵懂懂,并不引以为意。
   正说着,屋顶上的灯泡闪了几下,突然灭了,一时间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见谁。许慕白举目四周,眼睛渐渐的适应了眼前的黑暗,接着微弱的光摊开手朝着千鹤无奈的耸耸肩,“这该死的鬼天气,现在倒好,停电了~”说着一只手摸索着,找了张椅子坐下来。面对着千鹤。
   突如起来的变故让千鹤的心猛地一下揪紧了,侧着头闭着眼睛,侧耳倾听着什么。外面的风是更加大了,整扇窗户被什么东西捶打一样,快要掉了下来似的。外面虽然是狂风暴雨但此刻的屋子里却是安安静静的,双方谁也不说话,许慕白觉得有些不安,于是就站起来,朝着窗户边试图把它固定起来。
   “别动!”千鹤突然睁开双眼,声音中带着一种不容违背的威慑,许慕白猛地一凛,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呆呆地看着千鹤,在极短的一瞬之间许慕白好像看到了一双红色的双瞳,血一样的颜色,红的让他感到心悸。
   “来了!”
   千鹤的声音依旧简短,等她说完,突然窗户猛的一下被吹开了,狂风带着暴雪猛烈的击打着许慕白的身上,一时之间有些站立不稳,紧接着从窗户外面极速的掠过一道黑影,许慕白使劲的眨着双眼,等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后胸口一闷,被什么东西撞过一般,脑后生风,被击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许慕白看见原本瘦小的千鹤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迅速的和黑影缠斗在一起。
   千鹤顾不得地上的许慕白,朝着黑影猱身而上,动作轻捷的就像是黑风中蝙蝠无声无息,在不到五十平方的房间内游走着,一对血红色的瞳孔就跟镜头的焦距一样放大,占据了整个眼白,环视着屋中的一切,在黑暗中泛着幽幽的红光。
   黑影跟在千鹤的背后像幽灵一样伸出利爪,朝着对方的脖子上抓去,千鹤只觉得耳边生风,并未多想,脚尖轻轻点地,从旁边越过,躲过了黑影的攻击。猛烈的爪风在千鹤的脖子上留下了几道淡淡的血痕,空气中也飘落着几率秀发,也被对方凌厉的攻势下变成千万个齑粉,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千鹤的动作快,但是对方的动作更快,黑影就跟闪电一样迅速的绕倒千鹤的背后,千鹤“唔”的一声,发出一声闷哼,只觉得肚子上猛的一阵撞击,下意识的低下头看见黑影的一只利爪已然穿过了自己的身子。还没等千鹤回应过来,又觉得肚子上一凉,黑影抽出了一只黑色的利爪,浓稠的血液顺着长长的指甲滑落下来,滴落在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甜的血腥味。
   “咳咳。”
   千鹤咳嗽着痛苦的跪在地板上,一只手捂腹部,血液像流水一样从指缝之间不断的流出,嘴角边留着血,喉咙里也弥漫着自己血液的腥甜之气。千鹤正要挣扎着站起身子,黑影纵身而上,虽苦拉朽一般的把千鹤击倒在地上,压住她的身子,一只手使劲的掐住千鹤的脖子。
    千鹤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是温热的,那是她自己的鲜血。剧烈的痛苦使她的视力逐渐变得模糊,之后疼痛也消失了,却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倦意,千鹤明白自己是差不多了。
    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千鹤躺在地上看见黑影伸出黑亮的利爪正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扎去。
    “要杀就杀吧!”
   千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切!”
    黑影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
    正闭目等死的千鹤突然身体一轻,压力顿减,心里觉得奇怪,睁开双眼,不知什么时候风停了,雨停了,乌云散去,东边的天际开始蒙蒙亮了,黑影也消失不见了。
    “侥幸!”
     千鹤心里暗呼一声,总算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千鹤挣扎的站起身子,地上的鲜血像水蒸气一样的蒸发了,一切好似没有发生过一般不留一丝痕迹。千鹤腹部的伤口也开始逐渐的愈合。原本苍白的脸上更加苍白了,她觉得好多了,只是觉得乏力,靠着墙壁,半躺在地上。一切的一切复原如初,好像未曾发生过一般。唯一不同的是躺在不远处依旧昏迷不醒的许慕白和千鹤T恤上的大洞。
    看着东边朦胧的天际,她觉得自己要做些什么,虽然自己的处境不妙,但是好歹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于是她又一次的站起身子,强打着精神扶着昏迷中的许慕白朝卧室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16 00: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很认真的写小说,真的太累了,回头看看时间,凌晨半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16 17:4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猫哥写的吗?太长了啊,要是用手机看的话我就能看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16 18: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魔影 发表于 2012-8-16 17:47
猫哥写的吗?太长了啊,要是用手机看的话我就能看完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17 08: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老猫 发表于 2012-8-16 18:39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17 12: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魔影 发表于 2012-8-17 08:23

以后那种毫无意义的纯灌水贴就别发了,这点让我感到厌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25 01: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带着主角光环有许些诗意姓名的低调青年——许慕白
神秘的不知道是会功夫还是异能的小萝莉——千鹤

好吧,期待猫哥的续集...(弱弱的提醒下..猫哥你有写错别子—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25 18: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大树 发表于 2012-8-25 01:09
带着主角光环有许些诗意姓名的低调青年——许慕白
神秘的不知道是会功夫还是异能的小萝莉——千鹤

没关系,您也不是写错字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26 01: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看到猫哥的头像...都格外基情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8-26 08: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大树 发表于 2012-8-26 01:00
每次看到猫哥的头像...都格外基情啊!

难道您也不是如此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9-25 22: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慕白刚要发火,抬起眼定睛一看对方是一个穿着粉白色连衣裙的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像绸缎一样披肩下来,隐隐约约地露出白皙的后颈。一阵风吹来,散开了对方鬓边的长发,露出一张清秀可人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羊脂玉似的肌肤有一种淡淡的透明色。风摆杨柳,长长睫毛颤动着,不安的看着许慕白。
    原来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美女。嘛,还是算了。许慕白火气消了大半,重新坐回在椅子上,被烫湿漉了的脚还在隐隐作痛着。脚尖点地,一条腿微微打颤。
    “先生,您没事吧?”对方再次走过来,弯下腰,一张脸凑近了许慕白,苍白如纸的脸不带一丝血色,黑色瞳孔的轮廓也略显模糊,虽然是一张清秀可人的脸,但许慕白总感觉对方少了点什么,却又一时说不上来。
    “先生,先生?”看着许慕白没有反应,女人只要伸出手,手指的之间刚碰触到许慕白的手背,他一下子惊醒过来。
    “嗯,嗯,我没事。”许慕白闷声应到,同时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背,心里咕道着,奇怪,怎么有这样冰冷的女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谷友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手机版|Archiver|飘香谷笑傲江湖OL主题公会 ( 苏ICP备12028287号-2  

GMT+8, 2018-7-19 21:19 , Processed in 1.216802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