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290|回复: 9

《原创》笑傲外传——第二章 美女与野兽 上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4-21 22: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飘香谷邪君 于 2013-4-23 23:21 编辑

    心心又笑了:“我们虽然不知道盈盈姑娘衣裳的尺寸,可是这么好身材的人,无论穿什么衣裳,都一定会好看的。”
    盈盈嫣然道:“像这么好心的小姑娘,将来一定能找得到如意郎君的。”
    心心的脸红了红,却摇着头道:“好心的不是我,是我们家的叶公子。”
    盈盈道:“叶公子?”
    心心道:“他知道盈盈姑娘来得匆忙,没有穿衣裳,山上的风又大,怕盈盈姑娘着了凉,所以特地要我送这套衣裳来。”
    盈盈道:“看来这位叶公子,倒是一个很体贴的人。”
    心心抿着嘴笑道:“他本来就是的,不但体贴,而且温柔极了。”
    盈盈道:“但我却好像并不认得这样一位叶公子呀。”
    心心笑道:“现在虽然不认得,但以后就会认得的。”
    盈盈也笑道:“不错,又有谁是一生出来就认得的呢?能人得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不会反对的。”
    心心笑得更甜了,道:“叶公子本来也希望姑娘能记得世上还有他这样的男人。”
    盈盈道:“我绝对忘不了。”
    那俩各垂鬓少女,已捧着金盘走了过来。
    那跛子突然道:“站住!”
    少女们没有说话,盈盈却已瞪起了眼,道:“你凭什么要人家站住?”
    跛子不理她却瞪着心心,道:“你说的这叶公子,是不是叶二娘?”
    他的声音低沉嘶哑,说不出有多么难听。
    心心道:“除了叶二娘公子之外,世上还有哪位公子会这么温柔体贴?”
    跛子道:“他在哪里?”
    心心道:“你问他干什么?难道你想去找他?”
    跛子好像吓了一跳,竟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
    心心悠道:“我也知道你不敢去找他的,所以我告诉你也没有用。”
    跛子长长吸了口气,厉声道:“这衣服你带回去,叶二娘碰过的东西都有毒,我们不要。”
    盈盈道:“你们不要,我要!”
    心心道:“既然姑娘要,你们不赶快把衣服送过去?”
    垂鬓少女迟疑着,好像还有点怕。
    心心淡笑道:“怕什么?这些人的样子虽然凶,但却绝不敢拦住你们的……”
    那跛子突然冷笑一声,手里的短棍已闪电般向她咽喉点了过去。
    这一招又急又狠,用的竟仿佛是种狠辛辣的剑法,不但剑法很高,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
     他居然用这种厉害的招式,来对付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盈盈已经看不顺眼了。
    盈盈若是已经对一个人看不顺眼的,这个人迟早要倒霉的。
    跛子看来很快就要倒霉了。
    他一棍刺出,心心的人忽然间就已从他助下钻了过去,就像是水里的鱼一样,甚至连鱼都没有她灵活。
    盈盈都吃了一惊,她实在也没想到这小姑娘竟有这么样一身好功夫。
    但跛子的反应也不慢,身子不转,“倒打金钟”短棍已从助下反刺了出去.
     心心冷笑道:“这是你先出手的,你自己要找倒霉,可怨不得我。”
    三句话说完,跛子已攻出十五招,竟连手里这条短棍当作剑用,剑法辛辣狠毒,已无疑是当代一流剑客的身手。
    心心却轻轻松松的就避开了,身子滴溜溜一转,手里突然多了柄寒光四射的短刀。
    跛子第十六招攻出,心心反手一撩,只听“叮”的一响,这根精刚打成的短棍,已被她一刀削断了。
    心心笑道:“我是不是说过你要倒霉的,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她笑得虽可爱,但出手却很可怕,短刀似已化成了一道寒光,纵横飞舞。
    盈盈刚用最快的速度穿起了那身鲜艳的绣袍,跛子手里一根三尺多长的铁棍,已只剩下了一尺二三。
    刀光已将她整个人笼罩住,每一刀刺出,都是致命的杀招!
     盈盈本在为心心担心,现在却反而有点为他担心了。
    她自己不喜欢杀人,也不喜欢看着别人在她面前被杀。
    何况,她总觉得着跛子用的剑法很熟悉,总觉得自己一定知道这个人。
    只不过这小姑娘好心替她送衣服,现在她总不能帮着跛子说话。
    奇怪的是,那七个瞎子反而不着急,还是动也不动的站着,就好像七个木头人一样。忽然间,“嗤”的一响,一片淡淡的血珠溅起,跛子肩上已被划了道七八寸长的伤口。
    心心嗤嗤的笑道:“你跪在地上,乖乖的叫我三声姑奶奶,我就饶了你。”
    跛子急攻七招,又是“叮”的一响,他手里一尺多长的短棍,又被削断了一截。
    他无疑已可算是江湖中的一流剑客,但在这小姑娘面前,他的剑法却好像突然变成了第八流的。
    心心的出手不但又急又快,招式之诡秘变化,每一招都令人不可思议。
    盈盈实在想不通,她小小年纪,这一身武功是怎么连出来的。
    心心道:“我问你,你究竟肯不肯叫?”
    跛子突然发出野兽般的怒吼,用力的把手中一截短棍投在地上,伸出一双骨节狰狞的大手,扑过去抓心心的咽喉。
    心心似已被这凄惨的吼声吓住了,手中刀竟忘了刺出。
    突然间,这一双大手已到了她面前。
    心心反而笑了,嫣然道:“你真忍心杀我?”
    她笑的比花还灿烂,比蜜还甜。
    跛子似也看得痴了。出手间慢了下来,就在这时,心心的笑容突然冷了,雪亮的刀锋已刺向他的喉咙。
    他实在不忍杀这小姑娘,但这小姑娘若是杀了他,却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就在这时,枫林仿佛忽然卷起了阵狂风。
    一条四五丈长的长鞭,就像是长蛇般,随着狂风卷过来,鞭梢在心心手腕上轻轻一搭,心心手里得刀已冲天飞起。
    接着,她的人也被卷起,凌空翻了四五个筋斗,才落下来,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勉强站起,握刀的手已变得又红又肿。
    盈盈自己也是用鞭子的。
    她知道鞭子越长,越难施展。
    她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长的鞭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灵活的鞭子。
    无论谁能将这么长的鞭子,运用得这么灵活,都一定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她忽然觉得今天的日子很不吉利,今天她遇见的人好像没有一个不是非常可怕的怪物。
    等她见到这个人时,她才知道真正的怪物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怪物。
    对心心来说,今天的日子当然更不吉利。
    她用另一只手捧着被打肿的手,疼的已经要哭出来。
    但等她看见这个人时,她却已吓的连哭都不敢哭出来。
    这个人并不是走来的,也不是坐车来的,当然更不是爬来的。
    他怎么来的呢?他是坐在一个人头上来的,坐在一个巨人般的大汉头上。

    这大汉身长九尺,赤精着上身,却戴着顶大帽子。
    帽子就像是方桌一样,是平稳的,这个人就坐在帽子上,穿着件修满了各式各样飞禽的五色彩炮,左边的袖子确实空的。
    他的脸看来倒不怪。苍白的脸色,带着种很有威严的表情,一双眼睛炯炯有光,漆黑的头花上,戴着顶珍珠冠。
    事实上,若是只看这张脸,他甚至可以算是个很英俊的男人。
    但是他身上却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阴险诡秘之气,仔细一看,才知道他并不是坐着的,而是站着的,只不过两条腿都已从根上被割断了。
    这个人的四肢,竟已只剩下一只右手,那条五尺唱的鞭子,就在他右手里。
    盈盈倒抽了口凉气,只觉得今天的日子实在很不吉利。
    心心的脸上,更已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忽然大声道:“是他先动手的,你不信可以问他自己。”
   
    这人冷冷的看着她,过了很久,才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他的声音居然也很清朗,很有吸引力,他没有残废的时候,显然是个对女人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心心道:“我只不过是奉叶公子之命,来送衣裳给盈盈的。”
    这人道:“我知道.”
   
    心心松了口气,勉强笑道:“既然你全部知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这人道:“你当然可以走。”
    心心一句话都不再说,掉头跑。
    这人居然也没有阻拦,盈盈又不禁觉得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了。
    谁知心心刚奔出枫林,忽然又跑了回来,本来已经肿了的手臂,现在竟已肿的比腿还粗,一张春花般鲜艳的脸,也似已变成了死灰色,嘶声道:“你的鞭子上有毒?”

    这人道:“有一点。”
    心心道:“那……那怎么办呢?”
    这人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两条腿,一只,是怎么断的?”
    心心摇摇头。
    这人道:“我自己砍断的。”
    心心道:“你为什么要砍断自己的手?”
    这人道:“因为我手上中了别人的毒。”
    心心就像是忽然又挨了一鞭,连站都站不住了,失声道:“你……你难道也要我变成个残废!”
    这人冷冷道:“残废又如何?这里的人岂非全都是残废!”
    心心指着面前的大汉,道:“他就不是残废。”
    大汉突然裂开嘴一笑。
    心心又怔住。
    这大汉虽然四肢俱全不瞎也不破,但嘴里却没有舌头。
    心心仰起脸看着他,忽然间已泪流满面,道;“你真要我自己把这只手砍下来。”
    这人道;“手上有毒,就要砍手,腿上有毒,就要砍腿。”
    心心流着泪,道;“可是……可是我舍不得。”
    这人道:“我若也舍不得,现在已经死过三次。”
    盈盈忍不住冲过来,大声道;“她怎么能跟你比,她是个女人!”
    这人冷冷道;“女人也是人。”
    盈盈道;“你也是人,你凭什么要坐在别人的头上?”
    这人道;“因为我本就是段延庆。”
    盈盈道:“段延庆?”
    这人道:“吃得苦中苦,就是段延庆。”
    盈盈道:“你吃过苦中苦?”
    这人道:“你若也剩下自己两条腿,一只手来,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吃过苦中苦了。”
   
    盈盈也不能不承认,这人的确是吃过苦中苦的。
    所以他就是恶贯满盈段延庆!那柄寒光四射的短刀,已掉在地上,就在心心的脚下。
    心心慢慢的弯下腰,捡起了这柄刀,流着泪,看着盈盈,凄然道;“你现在总该已看清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盈盈咬着牙,道:“现在我只不过有点怀疑,他究竟是不是人。”
   
    心心道:“就是因为他自己是个残废,所以就希望看看别人跟他一样变成残废,可是我……我就算要砍断这只手,也偏偏不让他看见。”

    她忽然又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盈盈跺了跺脚,忽然大声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算少只手,也一样有人喜欢的,你用不着难受。 ”
    她叫别人不要难受,可是她自己的眼圈都已红了。
    段延庆看着她,冷冷道:“想不到盈盈居然是个心很软的女人。”
    盈盈也抬起头,瞪着他,冷冷道:“可是你就算把这最后一只手也砍下来,我也不会难受。”
    段延庆道:“你同情她?”
    盈盈哼了一声把头转开,段延庆道:“你知道她是什么人?”
    盈盈道:“她是个女人,我也是个女人。”
    段延庆道:“你身上所穿着的,就是她送给你的衣裳?”
    盈盈道:“不错。”
    段延庆道:“你最好赶快脱掉。”
    盈盈道:“脱什么?”
    段延庆道:“脱衣服。”
    盈盈笑了,道:“你想看我脱衣服?”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8 笑币 +10 贡献 +2 收起 理由
飘香飞豹 + 8 + 10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你可以通过手机识别二维码访问本帖
[HUX]帖子二维码插件 - www.happyux.com
   使用二维码访问[教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4-21 22: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盈盈笑了,道:“你想看我脱衣服?”      


想看的骚年们顶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4-22 02: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看重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4-22 07:44: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墨迹赶紧进入重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4-22 16: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三爷 发表于 2013-4-22 02:33
。。。我要看重点

  重点会有的   高潮会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4-22 16: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晓羽 发表于 2013-4-22 07:44
别墨迹赶紧进入重点

  重点会有的   高潮会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4-22 16: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晓羽 发表于 2013-4-22 07:44
别墨迹赶紧进入重点

每晚十点左右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4-22 16: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额,这种传说中的剧情……
乱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4-22 17: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燕十三 发表于 2013-4-22 16:44
额,这种传说中的剧情……
乱穿啊……

只要你想要  我可以让关公大战秦琼三百回合   让韩信的十面埋伏对上诸葛的八阵图   让阿斗灭掉大秦帝国
[发帖际遇]: 飘香谷邪君目睹费斌被杀,但是未告发,莫大传授功法,4 点 威望.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4-23 09: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香谷邪君 发表于 2013-4-22 17:04
只要你想要  我可以让关公大战秦琼三百回合   让韩信的十面埋伏对上诸葛的八阵图   让阿斗灭掉大秦帝国

我想看西门庆决战仪琳,田伯光VS周芷若;叶孤城PK黄药师;王重阳对阵张三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谷友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手机版|Archiver|飘香谷笑傲江湖OL主题公会 ( 苏ICP备12028287号-2  

GMT+8, 2018-5-26 10:00 , Processed in 1.216802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